【宗教文化】晚明时期大运河沿岸的佛教文化 以日本策彦禅师《入明记》记载为例
  • 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2-11-19 14:37
  • 来源:未知

图片

 

策彦周良(1501-1579)是日本室町幕府后期临济宗高僧。他博学多才,通晓汉文,曾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和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先后两次分别作为日本遣明使的副使和正使入明,并将见闻写成《入明记》(包括《初渡集》和《再渡集》)。这是日本遣明使留下的为数不多的汉文日记,是了解晚明时期社会、文化以及明代中日关系的珍贵史料。

策彦周良当时的路线,是从海路由明州(宁波)登岸,然后通过大运河溯水北上去北京,因此《入明记》也成为明代为数不多的行经大运河全程并且加以详细记录的文字。书中对晚明时期大运河两岸的宗教文化有所记录,包括佛教、道教,城隍、天妃信仰,以及各种先贤崇拜。不过,作为临济宗僧人,作者着墨最多、观察入微的当然是佛教寺院。

《入明记》对大运河沿岸的佛教寺院有详细的记载:不但记载庙宇的规模、格局、装饰,还有殿堂的匾额、对联的文字、书写字体等细节,甚至还记录了很多寺院的僧众数目。比如,《入明记》对无锡惠山寺的记录,从法界门开始,对每一道门、每一座佛殿、每一座亭子的门额、立柱的对联内容、题写者都有详细记录,这为后人了解晚明时期大运河沿岸的佛教文化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入明记》几乎记录了他途经地区全部重要的庙宇,如宁波古刹延庆寺,杭州保俶寺,苏州寒山寺、虎丘寺,常州惠山寺,镇江金山寺、焦山寺、甘露寺,徐州羊山寺,北京的大慈恩寺和大隆善寺(当时的僧录司所在地)等,时至今日,这些寺院有些已毁弃,有些建筑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入明记》的记载更显珍贵。

 

从《入明记》的记录中,可以看到当时大运河沿岸佛教寺院的一些特点。

一是寺院的选址大多在山林地区,环境幽静,景色秀美。这表现在书中记载的各种匾额、楹联词句中。比如,策彦周良抄录的寒山寺题咏“松风清客座”“花雨湿禅关”“寺古存仙迹”“僧闲伴鹤鸣”,虎丘寺的题咏“天光云景、玉色金声”“三吴一山”“三吴钟秀”等,生动描绘了这些寺院的外部环境以及寺院内部的幽静氛围,从侧面上还原了当时佛教寺院建筑的结构外观和风格特征。

二是寺院中有大量儒士、官员题写的匾额、对联,为寺院增添了浓厚的人文气息,说明当时佛寺与儒家文人士绅交流极为密切。比如无锡惠山寺,“法界门揭‘九龙峰’三大字,石云陈淮书。额里横揭‘五里街’三大字,同陈淮书也。……又次有小门,横揭‘天下第二泉’五大字,赵孟頫书……” 

三是当时很多佛教寺院与儒家书院、道教宫观紧邻,彼此融会。如苏州虎丘寺,旁边即是“和靖书院”;而出书院之门,“过桥少许而有祠堂,檐端横额‘玄帝殿’三字,殿里横揭‘翊我皇明’”。惠山寺“门前左方山上有楼阁,盖祭神之处也,第一门额竖揭‘东岳行宫’四大字,第二楼门额揭‘五岳楼’三大字。”此外,惠山寺内即设有尊贤堂,“又有惠山十贤堂记,堂中按十贤之牌。”

四是寺院中有很多特殊的铭文、木牌,比如宁波延庆寺大雄宝殿“佛坛上中央按牌,书‘皇帝万万岁’五字”;苏州寒山寺大雄宝殿“本尊(释迦牟尼佛像)面前有牌,书‘皇帝万万岁’五大字”,此外还有“皇图永固”的钟铭;苏州殊胜寺大雄宝殿柱书“祝大明一统皇图河清海晏”;镇江金山寺大雄宝殿“皇帝万万岁”“皇后齐年”“太子千秋”的木牌,更是说明当时佛教与世俗社会生活的紧密联系。

 

从《入明记》的记载来看,晚明时期儒释道融合的程度很高。

例如,作为精通中文的僧侣,策彦周良和明朝士绅文人有很深的交流。他与宁波柯雨窗的交往频繁,柯雨窗赠予策彦周良《怡斋赋》《送行诗文卷》《衣锦荣归诗序》等,还送他数幅字画。其中最为珍贵的是柯雨窗题赞《策彦禅师像》(现藏于日本京都天龙寺妙智院)。

柯雨窗题本的《策彦禅师像》,作于明嘉靖二十年(1541)。画中的策彦周良头戴“东坡巾”,身穿黑色僧服,外系黄色褡裢,结跏趺坐于方塌之上,右手置于膝头,左手捧书卷,气定神闲。赞文中说:“儒巾释裳,跏跗肃庄。琅函时张,道心清凉。容止可望,蕴蓄难量。笔翰琳琅,诗风日唐。奉表天王,踌趾宾堂。”不但生动描绘了作为佛教僧人的策彦周良的儒学色彩,也说明当时儒佛之间的交流融合已经达到很高的程度。

当时佛教僧人并不过多拘泥于门户之见。比如,策彦周良入乡随俗,拜谒宁波城隍庙,“献香资者一缗”;在赴北京途中,拜谒真武观烧香并捐香资。值得注意的是,《入明记》还记载了杭州真教寺(即凤凰寺)的情况,这也是书中所记录的唯一一座清真寺:“寺门架以层层华构,犹如层塔,门中央以金揭‘真教寺’三大字。”可见当时真教寺的建筑采用的是中国化的形制,这也是当时宗教融合的一种展示。

透过《入明记》对晚明时期大运河沿线社会状况的生动描绘,我们能够穿越时空的阻碍,领略当时大运河两岸佛教文化的繁盛和社会生活的样态,对于今天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也具有一定的意义。

 

(作者单位为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外国语学院)

责任编辑  姜小溪

本文刊《中国宗教》2020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