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文化】吴派琴禅——自在无碍有妙
  • 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2-05-06 10:44
  • 来源:未知

【宗教文化】吴派琴禅——自在无碍有妙


        在中国的古典艺术中,古琴是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位居“四艺 之首”。因古琴具有“修身理性”的 功能而使得儒释道三家思想能很自然地与之融合:琴与儒结合谓之“儒 琴”,注重音乐的“崇德教化”功能;琴与道结合谓之“琴道”,意在 追求“大音希声”之旨;琴与释的关系则更多体现在“琴禅”上。所谓琴禅,即能由琴入禅或援禅入琴,主张琴禅互参,在琴中表达禅理,琴曲风格体现禅意、禅味、禅机。“琴禅” 的产生不仅丰富了古琴的意境,更是让中国古琴艺术所追求的境界达到了最高峰,并因此形成了一条从古至今的琴禅传承脉络。在这个脉络中,成就最为突出的当属在吴文化区传承的 “吴派琴禅”。

 

 
清·释空尘《枯木禅琴 谱》。此书前两卷为琴学理 论,后六卷收录琴曲三十二 首,其中二十五首为广陵琴 派,余七首皆为空尘和尚以 佛教梵音所作
 
 
“吴派琴禅”也就是指中国历代传承于吴文化区(现代意义上的“吴文化区”主要是指苏南、浙江、上海、皖南局部、赣东北等地,基本涵盖了大部分江南地区)的琴禅。吴派琴禅的思想产生可以追溯到禅与琴结合的南北朝时期,而较为丰富系统的“琴禅”思想则形成于唐、兴盛于宋,并一直延续至今,其代表人物横跨僧俗两界,涉及的古琴流派包括虞山派、广陵派、吴门琴派、浙派等。
唐宋时期兴起的一股“禅悦之风”在当时的艺术界尤其是琴界产生了巨大影响。中唐白居易有《好听琴》:“本性好丝桐,尘机闻即空。一声来耳里, 万事离心中。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心静声即淡,其间无古今。”此琴诗主张通过琴声表达禅意,已隐现禅宗“超二元对立”的思想。唐末匡庐僧隐峦的诗《琴》“七条丝上寄深意,涧水松风生十指。自乃知音犹尚稀,欲教更入何人耳”则通过琴尽显“直指人心”的禅风。另有李贽在《焚书·琴赋》中直接认可“声音之道可与禅通”。“琴禅”发展到北宋出现了以夷中(京师)、 义海(绍兴)、则全(宁波)、照旷(钱塘)等为代表的“琴僧系统”,这也让零散的琴禅思想火花凝结成了体系化的琴禅传承。如《则全和尚节奏指 法》将禅宗“超二元对立”的思想融入节奏指法的阐释中。而北宋琴家成玉磵在《琴论》中则声明“攻琴如参禅”。明朝时,有苏州僧释特藻善“习静奏 琴”,上海僧释振锡“通禅理”并旁及琴棋书画,《杭州府志》载杭州僧释了 义“禅诵之余,鼓琴作画”。明末清初,则有著名的浙江金华僧东皋心越东渡日本“以琴传法”。
从清朝开始直到近现代,围绕苏州、扬州、浙江三个区域形成了三个 “琴禅”传承生态圈。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吴派琴禅思想主要围绕琴禅的技艺、宗旨、美学境界三个层面展开。
1.超越分别之技艺。将禅的超越二元分别的思想融入古琴技艺中以合中道是吴派琴禅思想的第一个重要特征。在弹琴运指上,则全和尚主张“指法之要,按欲入木,弹欲弦绝。左手重按,右手轻弹之,左手轻按(泛声也),右手重弹之。”通过左手重按右手轻弹的互补取到“重而不虐”“轻而不浮”的 中和之音,其实质就是要求弹琴人超越对“轻重”等二元分别概念的执取,这与禅的思想冥合。成玉磵《琴论》也认为:“下指要圆,如珠走盘样莹无留迹,乃极其妙”。圆即不偏执于任何一端而达到的无留迹的无住妙用。除此之外,在音乐的处理上,义海提出“急若繁星不乱,缓如流水不绝”,则全提出 “密处放疏,疏处令密”。琴禅面对“缓急”“疏密”“浓淡”等二元音乐美学概念时,都是通过超越、不执、不住的处理而达到琴乐之中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一归音韵和平,谐声合节”。其所达到的效果则如苏东坡《听 僧昭素琴》所言:“至和无攫释,至平无按抑。不知微妙声,究竟从何出?散我不平气,洗我不和心。此心知有在,尚复此微吟。”
2. 琴禅不二之宗旨。空尘法师在《枯木禅琴谱》自序中开篇明义:“夫音声者,天地之气也。琴者,乐中之圣也。祈以枯木,系以圆丝,圣人之示天下法者,为能修身养性,以助治理也。而我教中之蒲团、禅板,何就修身养性之道区比琴德,奚有二哉。”空尘法师认为,琴德与蒲团禅板无有二异,皆能修身理性且可互相补益。德辉和尚在《枯木禅琴谱》的序文又更进一步,直接以琴为参禅机锋之用:“木无声也,必张以弦,弦亦无声也,必弹以指,然则此声从木生乎从弦生乎从指生乎质诸云公,请为下一转语。”宋代则全和尚更因一蜀僧的以琴喻禅的直指之语而有所悟。《则全和尚节奏指法》载:“仆侍先子宦游,因入室烧香,得蜀僧居静,字元方,直指云‘每弹琴,是我弹琴,琴弹我’当下顿悟,后通。”成玉磵在《琴论》里则以禅喻琴,曰“攻琴如参禅,岁月磨练,瞥然省悟,则无所不通,纵横妙用,而尝若有余。”琴禅家用琴参禅,或用琴修身理性,或以禅喻琴,这其实都是琴禅不二的诸般体现。

3. 自在无碍之境界。将禅宗之“无住”“无相”“无念”的智慧融入抚琴弹奏过程,追求人琴一如、自在无碍,音声超越尘寰,使听者聆之而能生起道心的境界是吴派琴禅的第三大特征。首先,要达此境界,则须觉破无明执着等缠缚。成玉磵《琴论》言:“夫弹人不可苦意思,苦意思则缠缚,唯自在无碍,则有妙趣。设若有苦意思得者, 终不及自然冲融尔。”在禅宗看来, 无明执着就是苦意思,放下苦意思就是解脱自在无碍。其次,自在无碍的境界可以琴禅互通,抚琴“唯自在无碍则有妙趣”。则全和尚曾描述此境 “如海大师‘若浮云之在太虚,因风舒卷而万态千秋,不失自然之趣。’ 又韩退之云‘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到这个田地,方有古意。”如浮云之在太虚,因风舒卷而形态各异,这种琴境与《华严经》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众生心垢净,菩提影现中”和《坛经》“说 通及心通,如日处虚空”所描述的空灵自在、理事无碍的禅境冥合。再者,自在无碍的琴境可使听者聆之而生起超脱尘寰、不可思议的奇妙感受,能“令人生起道心”。如时人评价义海禅师的琴艺:“海之艺不在于声,其意韵萧然,得于声外,此众人所不及也。”杭州太守朱敏文在《枯 木禅琴谱》的序文中描述1887年他听空尘法师抚琴的感受:“光绪丁亥,访余于武林,为鼓高山流水之曲,空灵幽怪,莫可名状”“每抚弦动操, 朝烟夕月,别有神韵”。朱敏文从空尘法师的琴声中听出空灵无碍、神韵自在、不可思议的禅境,并赞其曰 “佛法仙心,都归腕下”。沈秉成听空尘法师抚琴曰“天风海涛,使我心尤远也。”这是赞誉空尘法师的琴音能使人心远离尘寰烦恼。吴派琴禅所要达到的真意或许正如空尘法师所作琴曲《莲社引》歌词所描述的那样:通过琴引导一切有缘众生“入清静 室,登解脱门”,顿悟“万法俱寂, 一真独存。” 

 
 
(作者单位为苏州市职业大学。本文为 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吴派 琴禅音乐艺术观及其思想研究”的阶段性成 果。项目编号:2020SJA1453)
 
本文刊《中国宗教》2022年03期
责任编辑:姜小溪
本文转自公众号:微言宗教